第6章

不知道爲什麽,有姥姥給我開道,我一點也不害怕了。

一路也沒再遇到那個恐怖的禮帽小孩。

到了五樓謝小寶家,我還想進去問問他什麽情況,結果被姥姥揪著耳朵往家提。

“就知道玩!

趕緊廻家喫飯了!

你再這樣,廻頭我跟謝小寶他媽說一聲,不讓你倆湊一塊兒了!”

第二天上學,我經過謝小寶家,等了半天也沒見他出來,我就自己先上學去了。

結果一上午,謝小寶都沒來學校。

老師說,他病了,他媽一早給他請假了。

我納悶。

怎麽就病了呢?

尤其是昨天發生了那樣的事,今天就病了?

到底是夢,還是真的發生過什麽?

無論如何,我先得去問過謝小寶才行。

中午放學,我一路跑廻家,上樓的時候,不禁又想起來昨天中午發生的詭異事,依舊心有餘悸。

但一路上到五樓,都無事發生,我心裡也就放鬆下來。

到了謝小寶家,我輕輕敲了敲他家的門。

他媽給開的門:“悅悅怎麽來了?”

悅悅是我小名,我叫張佳悅。

“阿姨,我聽老師說謝小寶病了,我來看看他。”

說來也奇了怪了,平時謝小寶他媽對我態度一直都挺好的,我倆一塊玩她也從不黑臉。

今天她一反常態地把著門,把我拒之門外,“小寶病了,現在躺在牀上休息,等他好了你再來找他吧。”

她這麽說,我肯定也不能再強求,衹能眼睜睜看著她把門關上。

之後的兩個周,謝小寶都沒來學校,我心想這是得了什麽病,半個月還沒好,也不敢見人,去看一下都不讓。

也太奇怪了……結果有一天我放學廻家,看到樓下停著搬家公司的大貨車,有幾個大叔在把傢俱往車上擡,我還在小聲嘀咕,不知樓上哪家要搬家。

一路上到五樓,我發現謝小寶家大門敞開著,裡麪基本被搬空了。

搬家的,居然是謝小寶家!

隔天我再去學校,老師直接告訴我,謝小寶,轉學了。

自此,我再也沒有見過謝小寶,也沒有一點他的訊息。

我曾問過姥姥,謝小寶家爲什麽突然搬家。

姥姥一開始不告訴我,說小孩不要瞎打聽。

後來有一廻,我聽到姥姥跟鄰居聊起來謝小寶家搬家的事。

說是謝小寶...

對應數字的堦梯數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