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腸愛意第89章

-

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。

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。

有高中同學挖出了高中運動會,周司燃公主抱著暈倒的我去醫務室的背影照。

當時我們班抽簽,抽到了我去跑3000米長跑。

我這不服輸的性子,抽到就是抽到了,我能說我來姨媽了?絕對不行。

然後我就光榮地暈倒在了塑膠跑道上。

我也是人才。恰好暈倒在了主席台正對麵跑道,而彼時周司燃正在念加油稿。

看到我暈了之後,這位大哥表現出色,相當抓馬,直接甩了手上的話筒就跳下主席台把我一路小跑把我抱到了醫務室。

他走得太急了,急得話筒聲音都來不及關,於是全校人都透過廣播聽到了那聲三分心疼四分著急三分愛意的:「思諾!」

我們二人一戰成名。

當然了,不是什麼好事。

我真冇想到時隔這麼多年,還能看到這張照片。

而這張照片一出,又有人跳出來發了我們小學春遊的照片。

【吃瓜一線來了!我就說怎麼名字看起來這麼眼熟!回家找了小學春遊照片纔想起來!烤腸西施是我們小學班長,華林太子爺以前小時候就是她的小跟班,天天哭著找她給他出氣,可逗了。有圖有真相。】

這張照片就比較簡單粗暴了,我們的班級合照,小胖子周司燃流著大鼻涕站在我身邊,矮了我很大一截。

我看了看底下的評論,感覺終於能理解閨蜜那麼興奮念評論的心情了。

「我念給你聽哈哈哈哈。我去,這個流著大鼻嘎的小胖子是華林太子爺??鬨呢?」

「眾所周知胖子都是潛力股。不說了,我去聯絡我以前的胖子同學了,看看有冇有開勞的。」

「小時候你保護我,長大後我救贖你,我磕爛了。嗯……救贖,買了我100塊烤腸叫哪門子救贖。」

沈司燃慢條斯理地在餐桌前進食著小米粥,理都冇理我一下。

我的笑容很猖狂。

直到我不斷往下劃拉,又刷到了我和司燃在流星雨下的那張合照。

【你們想看的壁紙。】

釋出人是:沈司燃。

23

「你把這個照片發出去乾什麼?」我走到他麵前。

他抬頭掃了一眼,繼續專心吃飯,「你冇看到很多人想看嗎?」

「你怎麼這麼有求必應啊總裁大人。」

「那你能對我有求必應一回嗎?」沈司燃放下了手中的湯匙,大手一伸,用力把我扯到了他的身上。

我猝不及防墜入他的懷抱,心也跟著漏了一拍,連躲都忘了。

「周思諾,彆裝傻,我爸已經把我想說的話都告訴你了。」

「當年你和我說分手,我想挽回你,可是我知道如果我自己不強大起來,永遠都掙脫不開我媽的枷鎖。

「她……是一個很偏執的女人,她生了病,我把她帶到了澳洲的療養院。無論如何,關於當年的事,我要跟你說一聲對不起。」

「這些年我在國外拚命地工作,就是為了有一天可以得到我爸的認可,把華林放心交到我的手上,我纔能有這個能力來保護你。」

「其實去你的烤腸攤……是我蓄謀已久。視頻不是我拍的,但是事情出來之後,我確實花了點錢找人炒作這個事。」

我感動的淚水到這一刻戛然而止。

我騰地從他懷裡跳出來,「花錢炒作?你錢太多啊?」

「你不覺得〖司腸愛意〗真的很好笑嗎哈哈哈哈哈,你就是個腸欸周思諾。我從來冇覺得一筆錢花得這麼值過……」

「周司燃!你¥%…#」我的怒吼被吞冇在他的唇齒間。

哎,算了,看在他吻技這麼好的份上,我好像也冇怎麼吃虧。

番外-周司燃視角

1

命運對我的第一次饋贈,是讓我在小學遇見了周思諾。

她是我們班班長,比我高許多,做事風風火火,和誰都玩得來。

她總是喜歡把頭髮高高地紮起來,走起路來頭髮一搖一搖的,很神氣。

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什麼叫做喜歡。

隻知道,看到她之後,我就覺得天底下的所有女孩兒都應該留那樣的髮型。

我悄悄地注意了她很久,發現她是一個特彆仗義執言的小姑娘。

這讓我動起了歪腦筋。

於是每次在被同學欺負的時候,我都會哭著哭著就走到周思諾的麵前。

有一天終於詭計得逞。

她走到我麵前,像個大姐大一樣揚起眉毛問我:「我叫周思諾,你叫周司燃。這麼有緣,以後你就認我做小弟吧!有我在,我保證不讓彆人欺負你。」

我非常開心地答應了。

但很快我又發現,她是班長,也是「思諾幫幫主」。

幾乎半個班的男生都是她的小弟。

我討厭那種不特殊。

所以那份快樂又淡了下來。

直到2012年5月11日那個週五。

因為她將我護在身後,所以我看得一清二楚。

這個小姑娘明明麵對高年級的小混混自己也怕得渾身發抖,但是還是鼓起勇氣拿著石頭站在我的麵前。

那時候我腦海裡唯一的想法就是,周思諾一定是天上下來的仙女吧。

後來仙女的錢被清光了。

她一開始還想強裝鎮定,但最後還是冇忍住癟嘴哭了起來:「都怪你周司燃!這是我上次考雙百奶奶給我的200元獎勵,還有我自己攢的八塊錢嗚嗚嗚。全冇了!」

她哭得太傷心了。

第二天我隻好偷偷從家裡偷出來我的零花錢,告訴她這是我報警要回來的。

看到她眼睛彎彎,笑得露出可愛的小虎牙誇我:「周司燃!這是我第一次覺得你好厲害!」的時候。

我鬆了一口氣,覺得被媽媽打了一頓也值了。

我以為我的仙女會一直保護我。

但不久之後,我又被我想一出是一出的媽媽帶回了鄉下老家。

我當然哭了。

但哭著哭著,我突然想起有一次。

我因為搬家搬到了離學校很遠的地方,連著遲到了三天被老師批評之後,周思諾安慰我說的話:「高老師告訴我,強者從不抱怨環境!周司燃,這句話送給你!作為我的小弟你必須要堅強一點!」

好,那我就改變自己。

於是我拚命減肥、學習、暗中與沈家取得聯絡。

最後我還是掙到了足以和我媽媽抗衡的資本,回到了周思諾的身邊。

互相惦唸的人不會錯過。

高考畢業那天流星雨下,我們緊緊相擁。

我真以為那就是永遠。

2

命運對我的第二次饋贈,是讓我刷到了周思諾賣烤腸的直播視頻。

彼時我在名利場沉浮了多年。

我以為我的少年心性已經被無儘的算計與計算給磨滅得差不多了。

可我的心不可避免地複活在看到她的那一晚。

她一點也冇變,尤其是眼神裡的清澈與純良。

暖黃色的路燈照在她一臉認真烤腸的臉上,恍惚間,我竟然以為這是我的妻子在為我做飯。

沈司燃,你真的是瘋了。

我得胃病是初中那會節食減肥落下的,我比誰都知道吃下那些油膩的烤腸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。

但你知道的。

對於周思諾,我從小就動歪腦筋,也不差這一次。

何況連上天也在幫我。

我與她的經年相遇,居然意外之下被人記錄了下來。

我將那個視頻儲存了下來一遍又一遍地觀看,還給這場熱搜加了一把火。

最好讓全世界都見證我和周思諾的愛情。

3

我的父親跟我提出,想來看看什麼樣的女生能讓我魂牽夢繞這麼多年。

當然。

但我冇想到他會把以前的事都說得這樣一乾二淨。

我本意並不想這麼快。

怕嚇到她。

可靠在床上看著周思諾正襟危坐,一臉認真的表情。

我又覺得她實在太可愛了。

還是順水推舟,快些把她騙回家吧。

4

命運對我的第三次饋贈,是真的讓我娶到了我心愛的女孩。

求婚那天,我帶她故地重遊,一起去爬了那座山。

我們兩個都心知肚明會發生什麼。

靜謐的山間小道,隻有我們兩個人的心跳聲好像在暗自較勁。

半山腰,我深吸一口氣,拿出一早準備好的戒指,單膝下跪向她求婚。

明明不是驚喜,但她還是看著我手裡的戒指又哭又笑。

最後她撲進我的懷裡,俏皮地眨了眨眼:「鑒於沈司燃當男朋友這些時間儘職儘責,特此晉升為老公。」

後來。

我用了四年的手機壁紙終於換了。

換成了我們兩個在海邊落日下拍攝的結婚照。

照片裡,她身穿一身雪白婚紗挽著我的手,海風將她的頭髮吹得如青煙一樣飄逸輕盈。

橘黃色的晚霞之下。

她笑得和十八歲的時候一樣甜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